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格斗迷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格斗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奥运女子拳击独家揭秘贴,附带独家采访

平常心 发表于 2012-8-14 17: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3 1310
“我们现在四面楚歌。”田东的声音中有三分悲壮,七分破釜沉舟般的坚定。对于中国女子拳击来说,田东所执教的宁波女子拳击队近乎一个神话,这支不足40人的队伍成立七年来,拿下国内外奖牌203块,其中全国金牌63块,亚洲金牌15块,世界金牌10块,名副其实的冠军之师。“我的队员别说全国冠军,世界冠军都一大堆,最差也是全国前三,国内很多冠军运动员都是从我这里走出去的。”2012年女子拳击项目终于成为伦敦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设51公斤、60公斤、75公斤三个级别,而冲击三张奥运入场门票的任灿灿、董程和李金子都是田东的弟子,最终除董程在世锦赛以微弱点数惜败俄罗斯索菲娅无法踏上奥运之旅外,任灿灿和李金子都拿到飞往伦敦的机票,担当起“奥运零突破”的历史重任。媒体的聚光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聚焦在女子拳击队员身上,可翻开宁波女拳看似光鲜的荣誉背后,发展的艰辛难以想象,现状更是令人堪忧。

田家军神话

拳击是田东“要做一辈子的事业”,16岁进黑龙江体工队练拳击,不到18岁拿下俄罗斯国际拳击邀请赛51公斤冠军,23岁获得全国拳击锦标赛60公斤冠军,拳击路上田东年少得志,还找到一位支持自己事业的妻子。罗静与田东结婚已经17年,为了田东的拳击梦,医科出身的她放弃了自己的工作机会,“他一个人做不了,我得帮他。我们是初中同学,他喜欢拳击,我支持他。练拳太苦了,降体重时看着就受不了,我们婚后一个月他拿了全国冠军,后来八运会拿了银牌,如果不是因为有了家庭,我想他肯定会冲九运会吧。”为了挑起家庭重担,23岁的田东做起教练兼运动员,26岁当上黑龙江大庆体育运动学校拳击主教练。2001年,29岁的田东在家乡黑龙江肇东市搞自己的拳击学校。“我这个人脾气有点冲,和领导合不来,就自己干。办学校没想过赚钱,为了自己的理想吧,自己练最多自己拿个冠军,办学校能够培养一批世界冠军,这才是我的目标。”虽然带出了不错的学生,但却找不到施展拳脚的平台,田东只得另觅机会。2004年宁波准备搞女子拳击,主管领导鲍雄伟找到田东让他开条件,田东说“钱你一分不给,我不会嫌少,你给我年薪百万也绝对不多,因为我值。要说条件,我只有一个,给我平台就行,你要啥成绩我给你拿啥成绩。”在体工队会议上田东提出的“宁波女子拳击三年打造成国内名牌,五年打造成世界名牌,成为宁波一张城市名片”的说法私下被人当作酒桌上的笑话,斥为“年少轻狂”。2005年3月宁波女子拳击队正式成立,当年就出了3位全国冠军,3年后诞生了3位世锦赛冠军,越南、哈萨克斯坦等国家的女子拳击队都慕名而来学习经验。田东说到做到,而且比承诺早了足足2年。

宁波女拳为啥这么牛?“领导的信任和放手是队伍成长的根本。 很多人把精力放在选天才、挖天才、甚至盗猎天才上,放弃了培养天才这个过程,其实天才都是培养出来的。从业余体校到国家队的传统模式淘汰率高,而我的队伍成才率在90%以上,我们的大门永远敞开,只要你能跟得上我的训练,思想素质跟得上队伍,坚持到最后不掉队的都会是冠军。如果你要走也随便,我不拉人也不留人,我要育的是一代人,不是一两个尖子。我觉得无论拳击还是其他项目,技术、力量、速度、耐力等因素只占40%,精神占到60%,挖掘出这方面的潜力是关键。”田东喜欢看《亮剑》,田家军采用准军事化管理,“和别的队伍不一样,我们这里不分一线二线,世界冠军和新人用同一套计划,待遇也一样,管理上采用一个尺码。”除了作息和训练,财务上田家军也是统一管理,“每个运动员我都给他们开了帐户,每个月发他们300到1000元的零花钱,其他收入我给她们存着。这也是给运动员积累财富,这么多年下来,工资加奖金,有的队员户头上已经50多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14 17: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成功的时候不要羡慕我们。”
宁波女子拳击队的训练苦是出了名的。元旦清晨,标准400米一圈的田径场,40多名队员列队一跑就是25圈,有时要跑超过50圈,用队员的话来说“长跑下来呼吸都疼得要命”,队员编了首歌“08、08不得了,元旦早晨万米跑”,在这里,大年三十照常进行实战训练,带着淤青过年,美其名曰“这是新年礼物”。一年365天没有假日,每天一万米,一天四练,早上六点到七点半,上午九点半到十一点半,下午三点半到五点半,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每天训练七个半小时,如此强度能让很多省男子队咋舌,但田东认为“这是成功必须付出的代价。”宁波女拳训练馆是富邦体育场看台下临时改建成的,160平米的空间里挤着40多名运动员,“地方太小,对练起来人挨人,施展不开。”一到夏天热得不行,女孩子们挤在那流汗“喂蚊子”。“别说空调,电扇都没有,夏天热起来室温高达45度。”这样的条件下还要进行大强度训练几乎要令人崩溃,曾任宁波女拳队长的李金子回忆到“有一次准备的时候,队员的一句话说的我心酸酸的,她说我好想哭,那一刻我不知道用什么心情去表达,我只能说:别哭!你要哭咱们就都哭啦。我知道大家真的累了,在拿命去拼、去搏、去赌明天。”比起日常训练,赛前降体重更是女孩子们的一道坎“降体重不吃不喝,饿得腰都直不起来,还得夏天穿着厚衣服在烈日下跑,跑到出不了汗,渴到连口水都吐不出,饿到吃泻药都不管用,还得咬牙降。”“人们看到的只是我们的荣耀,却看不到我们背后的辛酸,所以在我们失利的时候不要责备我们,在我们成功的时候不要羡慕我们。”

女子拳击入奥之前一直没有被体育总局正式立项,作为冷门项目不受重视。田东提起这个非常无奈“入奥前没人愿意搞女子拳击,不是全运会或省运会项目。没有经费,政府不重视,运动员的待遇得不到保证。即使我们运动员是世界冠军,户口调宁波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相比之下,省运会摔跤拿前三名的运动员转一个户口根本不是问题,转正门槛啥的也比我们低很多。成绩上他们和我们没法比,全国前五就当宝了,我这儿可都是全国冠军、世界冠军。”田家军成立之初,条件很差,李金子记忆犹新:“当时我们连训练场地都找不到,只能在水泥地上面铺很薄的一层别人废弃的地毯,脚下经常被磨出血泡。冬天冷,夏天热。”队员用的拳套、护具也都缠着一层层胶布“缝三年、补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一次田东带队员去广东肇庆市体校训练,李金子看到人家扔在垃圾桶里的拳套,觉着“看这手套还都挺好”就捡回去用了,田东说起这个依旧心酸“那时她们都已是世界冠军了”。

田家军的大本营是一幢矮小的二层楼建筑。一楼是办公室,也是教练宿舍。田东与爱人和孩子一家三口挤在十多平方的小房间里,不大的空间里摆着一张床、一台电脑、一张桌子、一台冰箱,一个收不到有线的电视、还有一个专门摆奖杯的柜子,而如今柜子早已被将被塞满,让原本就狭窄的住所显得更加拥挤。罗静说“田东很忙,整天出差,每年带队伍出去轮训,这3年来他在家的时间不足2个月。孩子也要人照应,就和我一起住办公室。”二楼是运动员宿舍,12个平方的房间里住6个人。拿过两次全国冠军并获得过WBA和WIBA(国际女子拳击协会)世界超次轻量级冠军的程靖描述自己的宿舍“房间太小,除了床啥都没有,训练完了就是人对人。整栋楼就一条网线,电脑上网QQ空间都打不开,等得令人发火。”这幢大楼还没有地基,“一到台风季,我们就担心房子倒了怎么办?”

“宁波女拳,用命守护”
田东不是不知道女孩们的苦,但这种付出在他看来是必须的。“全年训练强度很大,目的是打造体能充沛、作风顽强的队伍。但对教练也有很高要求,必须掌控好训练节奏,对队员身体情况、精神状态和情绪都要了如指掌。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逾越的坎儿,这时候就要教练皮鞭沾凉水帮她们去超越,过去了,就达到另一个高度”。有时队员想家了要请假,田东一句话就把她打发回去了“我出来8年了,一次还没回过老家,你请什么假。”管理上田东“唱黑脸”,妻子罗静“唱白脸”。夫唱妇随,罗静这么多年来跟着田东一起带队伍。队员身体不舒服,学医出身的罗静就成为大家的专职医护,食堂伙食不合口味,罗静在办公室用电磁炉给大家开小灶,用队员的话来说“师娘做的菜可好吃了,鱼啊,凉拌菜啊,都是我们最爱吃的,连师娘做得咸菜都特别香,一做好几盆,下来就一扫光。”罗静也知道孩子们苦“田东经常出差,我就帮着盯孩子们训练,生活各方面能照顾的我也都尽力。练拳苦,身体上有啥不舒服的,我能帮着看看,思想上有什么困难队员也愿意跟我说,比如感觉坚持不下来啊,觉着一直没进步啊,我就做些心理辅导和激励。更多是来自队员家庭的一些压力,很多孩子家庭条件不好,家里也不太了解女子拳击,觉得当运动员赚不了几个钱,做不了一辈子,想让她们出去打工赚钱或者回家找对象当妈妈。有些说白了就是家长觉得孩子小,叛逆期,送到队里管管,等孩子大点,懂事了就可以出去干活赚钱了。我跟他们说,现在读书少打工也难,练出成绩可以转正,有工资待遇,能上大学,队里还有退役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到底都是为了孩子好。这么多年没少做队员和家里的思想工作。”尽管训练苦、困难多,但很少有队员主动离开这支队伍,有人称这是“铁打的营盘、铁打的兵”,有队员甚至喊出了“宁波女拳、用命守护”的口号。任灿灿的一番话也许是最好的解释“宁波女队的感情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那年流行甲流,队里好几个队员都发烧被诊断患病,其他人都像躲瘟疫一样离着远远的,可师娘不在乎这个,连续一周陪护在我们身边,给队员量体温、喂药、擦身子、搓脚心,我生病的时候师娘也是24小时一宿一宿陪着,这些一点一滴我们都记在心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14 17: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田东很少有时间出去玩,到宁波7年几乎没有逛过街,出门还会迷路。难得的机会他会带上队员和朋友一起去KTV ,最喜欢屠洪刚的《精忠报国》,“这才是男人唱的歌,有气势,朋友说我唱起来底蕴不一样。”入奥之前,女子拳赛没人愿意搞,田东找朋友帮忙,自己拉赞助做比赛,“没人搞,我们就自己折腾。”知道队员平时生活枯燥,田东花一万多买了一条德国短毛大丹犬给她们玩。“队里不让养狗,但孩子们平时也没娱乐,有条狗大家多点趣味,还能培养爱心。大家都喜欢它,给它起名字叫将军,可威风了。”建队7年多下来,田东算了算,自己贴进去的钱已经超过50万了。“队里办点事不容易,东请示西汇报,事情办不下来不说,还生一肚子气,索性就自己来了。”田东一年工资6万,罗静做全职太太,家里本不富裕,田东将工资加奖金一个劲的往队里贴,罗静也并无怨言“我没意见,我们吃住都在队里,也没时间花钱。拳击是他的理想,我支持他。”田东在宁波有一套房产,那是一间40多平方的单身公寓,孩子六年级考试前为了营造一个备考环境特意买的,他将岳母接过来带孩子,一老一少在那住了2年。田东和罗静整天围着运动员们转,对女儿田一伶却有些照顾不过来,从六年级到现在读初三,女儿基本是一个人过来的。罗静说“对女儿我们亏欠比较多吧,有时觉着自己孩子在身边,而运动员出门在外,远离父母,照顾自然要多一点。运动员有啥需要,我都第一时间去买,但有时女儿要个本子,就得等好几天。”提起和队员这么多年一起受的苦,罗静有些轻描淡写“就像父母与儿女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生活中各种酸甜苦辣都尝遍,苦肯定有,但那就是生活本身的一部分。”田东夫妇多年的付出撑起了宁波女子拳击队的一片天,也造就了队伍超强的凝聚力。田东对自己的威信很有底气“以身作则队员才会服你,你为大家做事,大家也记在心里”。

入奥前,入奥后
2005年底,女子拳击没能入08年奥运的消息传来,刚刚成立女子拳击队生存变得越发艰难,田东带着25个人的训练经费将40多人的队伍拉到云南去冬训,每年3个月的冬训成为田家军的固定安排。“宁波冬天很冷,把队伍拉到南方训练效果会好些,费用也低些,是一种无奈的长征吧。我的队伍成绩好,很多人喜欢医之无病以为功,无形中制造了很多矛盾,出走也是一种缓解矛盾的方法。”冬训对队员们来说则意味着去更多地方长下见识,有时也能改善下伙食。“我在云南有很多朋友,人家请我吃饭,我说这边队员都在,朋友一挥手,都带上。40多人坐4-5桌,让她们补充下营养。”也是在这“女拳的严冬”,田东将董程、任灿灿等原本要放弃拳击的优秀运动员挽留下来,并带到了自己身边。董程曾在湖北体校练拳击,后来体校解散去了上海。董程说“当时上大学问题没有解决,在最犯难的时候遇见了师傅,才得以继续自己的拳击生涯。”任灿灿那时同样处于低谷,她手臂意外受伤,家中父亲过世,加上女拳08入奥失败,各方面待遇都取消了,正犹豫是否放弃拳击。田东以前看过任灿灿的比赛,觉得“这孩子条件不错”,从济南的朋友那得知她受伤不想练了,就把她叫了过来说“你要想练,去我那,练不了的话,胳膊我给你治,治好了你愿意留在队里就帮我带带小孩,不愿意随时可以走。”任灿灿跟着田东来到宁波,罗静对她治疗尽心尽力,田东上哪都带着她,半年下来任灿灿咬着牙对田东说“师傅,我好了,现在就能练,我一定要给师傅争气!”当年她手上打着钢钉拿下了全国冠军。

2009年8月13日,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柏林正式宣布:女子拳击成为2012年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对于女子拳击来说,这一天等了太久,队员们欢呼雀跃,当她们将目光投向田东时一下安静下来,这位“女人堆里的真汉子”在偷偷抹眼泪。“激动,女子拳击终于有出头之日了,孩子们也有出路了。”不过接下来的情况让很多人心凉了一截,依旧在破旧狭小的训练场练习,依旧蜗居在依没有地基的危楼里,入奥后的宁波女拳甚至遭到更多刁难,田东只觉得“压力更大了,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田东对此并不意外“我没抱什么奢望,除了个别队员,整个队伍情况没啥改变。没办法,队伍太大,待遇很难都上去,全国第三在我队里根本不突出,去别的地方那都是国宝级的。拿过8次全国冠军,得过世界冠军的秦建到现在工资还只有1000多元”。2009年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中上演了“全国打宁波”的一幕,10名宁波女拳运动员闯入10个级别的决赛。但第一、第二场比赛中裁判的不公彻底激怒了田东,第三场直接罢赛。“赛前就有电话提醒我要小心,但当时觉得我10个队员都进决赛了,没什么好担心的,没想到连续两场判罚都不公,第三场罢赛后终于换来了相对公正的判罚。最后田家军拿了5块金牌。”此后罢赛风波令宁波队遭到了严厉处罚,但田东并不后悔“这样做是为了给宁波女子拳击争取一个好一点的发展环境。”关于“全国打宁波”的背后逻辑,圈内人分析到“女子拳击入奥,这么大的荣誉宁波一个地级市队伍啃得下来么?全国其他省市当然也要来分一杯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8-14 17: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女拳入奥后的备战工作可谓一波三折,拳击跆拳道管理中心将女子拳击国家队分成大、中、小级别三个组,任灿灿、董程和李金子师出同门的三朵金花按照组织的安排兵分三路,分头备战。官方解释是:这样做有利于全国范围内形成良性竞争局面,宁波女子拳击队资源有限、条件困难,把部分队员交流出去可以获得更多的训练资源,也更有利于备战奥运。对于这种局面的看法田东三缄其口,只表示“这是领导为了更好地备战做出的决定”。而任灿灿、董程和李金子三人态度都出奇一致,认为“不利于更好训练”。在世锦赛、世界杯、亚运会、亚锦赛、全国锦标赛拿过“大满贯”李金子在国内从未输过,但离开宁波一年后实力大减,2011年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决赛中,3:8惨败给代表武汉体院选手,拙劣的擂台表现令人哗然。针对李金子的退步,有专家分析“李金子作为大级别选手,可能不适应主打小级别的张传良教练风格。”李金子意外失利后第一个想的就是“回家”,但她的去留只能由拳跆中心来定。董程也遇到了“离队退步”的问题,之前打遍国内无敌手的董程在分组训练之后竟首尝败绩。比李金子幸运的是,经过协商董程终于回归田家军重头再来,一年后再次闯入2010年世锦赛决赛,之后又将亚运会女子拳击金牌挂在胸前,在60公斤这个强手如云的“死亡级别”,董程逆境崛起的表现几乎可以用“惊艳”来形容。不过就在备战2012年世锦赛最后冲刺的阶段,董程再次遇到“临阵换将”的尴尬,上级派了一名带男子拳击的教练带董程,由于缺少磨合,董程觉得“不适应,练得不顺心”。2012年世锦赛上董程和李金子分别在60公斤级和75公斤级的四分之一决赛中被淘汰。由于淘汰李金子的英格兰选手闯入决赛,李金子也搭上“顺风车”,拿到了奥运会门票,董程则没有那么幸运,与奥运擦肩而过。相对而言,任灿灿的状态一直比较稳定,田东和武警的教练配合的比较默契,任灿灿的训练一直比较系统和稳定,这次拿下奥运门票也是最顺利的。

任灿灿和李金子拿到奥运门票,按理说田东应该扬眉吐气,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国体育从来都浸透着浓浓的政治气息,利益平衡背后有着大学问,以全运会一块奖牌的积分归属为例,运动员代表哪支队伍能利益最大化,背后的计算过程复杂而精细。奥运金牌是各地政府觊觎的“大功”,尽管冲奥之旅还没有结果,但功过归属早已被摆上桌面。两位奥运选手都是宁波女队培养,但交流出去后,最终功劳不被计入浙江省名下,即便能在伦敦拿到奖牌,到时浙江省领导也免不了来兴师问罪。如果两位选手在奥运无法有所突破,那田东也难逃其咎。“四面楚歌”,这是田东对队伍如今处境的形容,贴切而残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格斗迷

本版积分规则

  • 版块推荐
  • 百宝箱
精彩推荐 更多
热点动态 更多
格斗迷活动 更多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X3.1© 2001-2013
格斗迷论坛( 京ICP备11005232号 )     格斗迷网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